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企业新闻 > 详细内容
中国战略空运需求猛增 运20被指剽窃C17技术
发布时间:2015-7-7  阅读次数:2054  字体大小: 【】 【】【
原文配图:澳大利亚皇家空军的C-17“环球霸王”运输机
2
原文配图:澳大利亚皇家空军的C-17“环球霸王”运输机 [保存到相册]

  [知远导读]

  战略空运对于军事行动以及人道主义救援和救灾都具有重要意义。不过,考虑到购买和使用战略运输机的巨大成本,装备战略运输机的亚洲国家并不是很多。本文对亚洲国家的战略空运能力进行了综合介绍。文章编译如下:

  战略空运是指为满足军事行动和应对人道主义危机的需要,远距离快速运送人员、物资、武器、直升机和地面车辆等等。这与战术空运形成了鲜明对比,战术空运通常是指战区内的短距离运输,速度较慢,运量较少。几乎所有亚洲国家都认识到了,不管对于军事行动还是人道主义救援和救灾,战略运输机都是多多益善的。

  不过,考虑到价格因素,亚洲很少有国家买得起和用得起体型大、能力强的战略运输机,而另一方面,所有亚洲国家都拥有战术运输机。

  目前,澳大利亚、中国、印度、日本、巴基斯坦、俄罗斯和美国具备在亚洲地区执行战略空运任务的能力。

  用于战略空运的运输机主要有:波音公司的C-17“环球霸王III”(Globemaster III)、安东诺夫设计局(Antonov)的安-124 、伊留申航空集团(Ilyushin)的伊尔-76(北约代号:“耿直”)和洛克希德•马丁公司(Lockheed)的C-5M“银河”(Galaxy)。最近加入战略运输机“俱乐部”的飞机还包括:A400M“阿特拉斯”(Atlas)、日本川崎重工(Kawasaki)的C-2和中国的运-20(在与C-17的性能对比上,该机一直有争议)。

  2011年日本福岛核事故期间,澳大利亚皇家空军(RAAF)的两架C-17携带遥控高压水炮系统(由多组能够通过遥控机动到事故现场的水泵和拖车构成)从澳大利亚西部的皮尔斯空军基地(RAAF Base Pearce)飞到日本横田空军基地(Yokota Air Base),帮助冷却福岛1号核电站,这是一个突出的战略空运行动案例。

  战略空运

  战略空运赋予了指挥官在相距遥远的空军基地之间运送大量载荷的能力。战略空运任务包括:运送物资、人员、武器、轻型和重型车辆、直升机、担架上的伤员、空投物资、伞兵,搜索和救援,救灾等等。

  战略运输机的主要性能指标是:最大起飞重量、飞行速度、航程、货舱大小、变换任务装备的能力、单点载重量和总载重量以及空中加油的能力。

  目前的战略运输机航速在0.65马赫(安东诺夫设计局的安-124-100M最大载重150吨,航程近3000海里)到0.77马赫(波音公司的C-17最大载重77吨,航程2400海里,不过该机具备空中加油能力)之间。

  伊留申航空集团对伊尔-76的陈旧设计进行了升级,推出了具备空中加油能力的伊尔-78MP,巴基斯坦空军已经购买了这种飞机。伊尔-78MP的航程和航速跟波音公司的C-17差不多,但最大载重量要比C-17低20%。巨大的安-225主要用于运输大宗商业货物,大部分军事运输任务都是由安-124承担的。

  中国是伊尔-76的长期客户。不过,目前他们正在开发运-20。2013年1月,运-20被拍摄到的滑行测试的画面,从而得以曝光,西方一些分析人员对该机的设计颇有争议。

  2008年2月,美国有4人因被指控为中国从事间谍活动而被捕,其中有一名来自加利福尼亚州奥兰治县(Orange County)的美籍华裔,名叫格雷格•钟东方(音),曾在波音公司做工程师。钟东方被指控为中国提供航空航天方面的商业机密,包括涉及C-17项目的机密。2010年,钟东方被判处15年监禁。

  欧洲宇航防务集团(EADS)的A400M是最有趣的战略运输机和战术运输机结合体。A400M航速比C-130J“超级大力神”(Super Hercules)快25%,载重量将近“超级大力神”的两倍,最大航程2400海里(可通过空中加油延长)。A400M可利用柏油路和简易跑道起降。

  战术运输机

  过去50年来,西方国家空军的战术空运任务主要赋予了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的C-130“大力神”(Hercules)和Transall C-160。从俄罗斯购买战术运输机的国家主要购买的是安-72和安-12,同时他们还将伊尔-76用于执行战术任务。

  目前,亚洲国家仍在广泛使用C-130H型“大力神”运输机。印度尼西亚空军是C-130H的最新亚洲用户,他们在2013年年中从澳大利亚购买了5架C-130H。同时,澳大利亚以及其他国家的空军还把老型号的C-130运输机升级成了C-130J“超级大力神”,或者考虑购买A400M“阿特拉斯”(Atlas)这样的运输机,这些运输机的性能有了大幅改进。

  Transall C-160在军队执行后勤任务和专门任务的时间已经超过了50年,法国空军和德国空军的Transall C-160已经被A400M“阿特拉斯”取代,亚洲国家空军也将用新机型取代Transall C-160。

  空客军用飞机公司(Airbus Military)的C-235和C-295受到了亚洲一些国家空军的欢迎,而澳大利亚则倾向于用C-27J来执行战术空运任务,原因在于C-27J可以使用的跑道类型要比C-130J“大力神”多。

  亚洲地区

  下面以国家名称字母为序对亚洲地区的战略空运能力作一综述,但不会对这些国家具备这种能力的意义作任何评价。

  澳大利亚皇家空军有12架C-130J“超级大力神”和6架C-17A“环球霸王Ⅲ”。澳大利亚已经表示要再购买2架C-17A,而且在谋求通过美国对外军售(FMS)的途径另外购买2架C-17A,因此其装备的C-17A可能会达到10架。

  中国空军的运输机机群不久后将由7架运-9中程运输机、14架前苏联时期的伊尔-76(中国最近可能又购买了10架)和上文提到的运-20重型运输机组成。据报道,运-20的载重量达C-17的80%,能够以0.75马赫的速度巡航。

  2013年1月份中国政府承认在开发运-20之后,中国国防部发言人杨宇军表示,“我们正在依靠自己的力量发展大型运输机,以提高空运能力,其目的是为了服务军队现代化建设,更好地完成抢险救灾、人道主义救援等紧急任务。”

  为加强自己的战略运输机机队(17架伊尔-76,5架C-130J“超级大力神”),印度从波音公司购买10架C-17“环球霸王Ⅲ”,这些飞机已在2014年年底完成交付。印度高级军官曾表示,有可能会再购买至少6架C-17。在2013年6月份首架C-17交付前,印度国防部长安东尼(Antony)表示,“(C-17)能够运送作战部队和装备,再加上停航时间短和配备现代化航空电子设备,使得C-17能够快速部署到关注地域上的任何位置。购买C-17将增强印度空军的战略空运能力。”

  日本有15架C-130H和30多架川崎重工生产的C-1战术运输机。C-1运输机正在被航程更远的C-2取代,首架C-2是在2014年交付的。在短距离跑道使用时,C-2载重量为26吨,在长2300米的跑道使用时,其载重量为34吨。C-2能够装载一部汽车起重机,或者一架UH-60J直升机,或者8个带有自动装卸装置的货盘。

  C-2配有战术飞行管理系统和夜视系统,可以用来执行军事任务,并且能够以0.8马赫的速度在国际航线上飞行,航程达3500海里,因此该机适合用来执行战略空运任务。通过空中加油,C-2的航程能够大幅增加。

  马来西亚皇家空军(RMAF)已经订购了4架A400M,用于执行战略和战术空运任务。最近,马来西亚皇家空军司令罗斯兰•本•萨阿德(Roslan Bin Saad)视察了空客公司位于西班牙塞维利亚(Seville)的总装线,马来西亚皇家空军的首架A400M新一代运输机正在这里生产,生产工作进展顺利。

  这架飞机的机载系统已在地面成功进行了测试。下一步的工作包括对燃料系统、通信系统和增压系统进行户外测试,而后为飞机安装引擎。安装引擎后,这架名为MSN22的飞机就要准备进行首飞了。这架飞机是马来西亚订购的4架A400M中的第一架,预定在2015年第一季度交付。

  巴基斯坦空军装备了一些老型号的C-130运输机,这些飞机升级了引擎并进行延寿。2009年,巴基斯坦接收了乌克兰空军的4架伊尔-78MP加油机,用于为F-16和自主研发的JF-17战斗机加油。这些加油机的加油油箱和吊舱可以移除,从而变成航速相对较快(0.69马赫)重型运输机,用来实施战略空运。

  作为亚洲区域力量之一,俄罗斯利用安东诺夫设计局的安-124“鲁斯兰”(北约代号“秃鹰”)来执行战略空运任务。安-124的头部和尾部都有运货坡道,并且配有机载货物装卸设备,因此无需机场设施就可以装货和卸货。安-124载重量非常大,可与美国空军的C-5运输机相提并论,能够空运多部主战坦克、装甲车和大小超过中型运输机装载尺寸的重型装备。

  总部设在夏威夷希卡姆空军基地(Hickam Air Force Base)的美国太平洋空军司令部(PACAF)提供“一体化空军远征能力来保卫本土、促进稳定、劝阻/慑止侵略并迅速击败敌人。该司令部的目标是利用美国空军的全部力量和空军士兵的技能促进亚太地区的和平和稳定。”

  美国太平洋空军司令部的战略运输机主要是C-5M,它们常驻特拉华州的多佛空军基地(Dover Air Force Base)和加利福尼亚州的特拉维斯空军基地(Travis Air Force Base)。按照目前的计划,德克萨斯州的韦斯托弗空军储备基地(Westover Air Reserve Base)和拉克兰空军基地(Lackland Air Force Base)在2018年之前也要配备C-5M。尽管C-5M每天都会在全球各地的行动中使用,但没有一架C-5M常驻亚洲。

  可能的战略空运任务

  尽管战略运输机通常用来为维和行动、友军训练、反海盗和其他任务运送人员和物资,但未来,他们最可能频繁用于人道主义援助和救灾。中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经常进行人道主义援助和救灾训练。其他亚洲国家的运输机也经常用来为本国和其他国家的救灾行动提供帮助,从而使战略和战术空运成为了一种强大的善意力量。

原文配图:澳大利亚皇家空军的C-17“环球霸王”运输机
2
原文配图:澳大利亚皇家空军的C-17“环球霸王”运输机 [保存到相册]

  [知远导读]

  战略空运对于军事行动以及人道主义救援和救灾都具有重要意义。不过,考虑到购买和使用战略运输机的巨大成本,装备战略运输机的亚洲国家并不是很多。本文对亚洲国家的战略空运能力进行了综合介绍。文章编译如下:

  战略空运是指为满足军事行动和应对人道主义危机的需要,远距离快速运送人员、物资、武器、直升机和地面车辆等等。这与战术空运形成了鲜明对比,战术空运通常是指战区内的短距离运输,速度较慢,运量较少。几乎所有亚洲国家都认识到了,不管对于军事行动还是人道主义救援和救灾,战略运输机都是多多益善的。

  不过,考虑到价格因素,亚洲很少有国家买得起和用得起体型大、能力强的战略运输机,而另一方面,所有亚洲国家都拥有战术运输机。

  目前,澳大利亚、中国、印度、日本、巴基斯坦、俄罗斯和美国具备在亚洲地区执行战略空运任务的能力。

  用于战略空运的运输机主要有:波音公司的C-17“环球霸王III”(Globemaster III)、安东诺夫设计局(Antonov)的安-124 、伊留申航空集团(Ilyushin)的伊尔-76(北约代号:“耿直”)和洛克希德•马丁公司(Lockheed)的C-5M“银河”(Galaxy)。最近加入战略运输机“俱乐部”的飞机还包括:A400M“阿特拉斯”(Atlas)、日本川崎重工(Kawasaki)的C-2和中国的运-20(在与C-17的性能对比上,该机一直有争议)。

  2011年日本福岛核事故期间,澳大利亚皇家空军(RAAF)的两架C-17携带遥控高压水炮系统(由多组能够通过遥控机动到事故现场的水泵和拖车构成)从澳大利亚西部的皮尔斯空军基地(RAAF Base Pearce)飞到日本横田空军基地(Yokota Air Base),帮助冷却福岛1号核电站,这是一个突出的战略空运行动案例。

  战略空运

  战略空运赋予了指挥官在相距遥远的空军基地之间运送大量载荷的能力。战略空运任务包括:运送物资、人员、武器、轻型和重型车辆、直升机、担架上的伤员、空投物资、伞兵,搜索和救援,救灾等等。

  战略运输机的主要性能指标是:最大起飞重量、飞行速度、航程、货舱大小、变换任务装备的能力、单点载重量和总载重量以及空中加油的能力。

  目前的战略运输机航速在0.65马赫(安东诺夫设计局的安-124-100M最大载重150吨,航程近3000海里)到0.77马赫(波音公司的C-17最大载重77吨,航程2400海里,不过该机具备空中加油能力)之间。

  伊留申航空集团对伊尔-76的陈旧设计进行了升级,推出了具备空中加油能力的伊尔-78MP,巴基斯坦空军已经购买了这种飞机。伊尔-78MP的航程和航速跟波音公司的C-17差不多,但最大载重量要比C-17低20%。巨大的安-225主要用于运输大宗商业货物,大部分军事运输任务都是由安-124承担的。

  中国是伊尔-76的长期客户。不过,目前他们正在开发运-20。2013年1月,运-20被拍摄到的滑行测试的画面,从而得以曝光,西方一些分析人员对该机的设计颇有争议。

  2008年2月,美国有4人因被指控为中国从事间谍活动而被捕,其中有一名来自加利福尼亚州奥兰治县(Orange County)的美籍华裔,名叫格雷格•钟东方(音),曾在波音公司做工程师。钟东方被指控为中国提供航空航天方面的商业机密,包括涉及C-17项目的机密。2010年,钟东方被判处15年监禁。

  欧洲宇航防务集团(EADS)的A400M是最有趣的战略运输机和战术运输机结合体。A400M航速比C-130J“超级大力神”(Super Hercules)快25%,载重量将近“超级大力神”的两倍,最大航程2400海里(可通过空中加油延长)。A400M可利用柏油路和简易跑道起降。

  战术运输机

  过去50年来,西方国家空军的战术空运任务主要赋予了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的C-130“大力神”(Hercules)和Transall C-160。从俄罗斯购买战术运输机的国家主要购买的是安-72和安-12,同时他们还将伊尔-76用于执行战术任务。

  目前,亚洲国家仍在广泛使用C-130H型“大力神”运输机。印度尼西亚空军是C-130H的最新亚洲用户,他们在2013年年中从澳大利亚购买了5架C-130H。同时,澳大利亚以及其他国家的空军还把老型号的C-130运输机升级成了C-130J“超级大力神”,或者考虑购买A400M“阿特拉斯”(Atlas)这样的运输机,这些运输机的性能有了大幅改进。

  Transall C-160在军队执行后勤任务和专门任务的时间已经超过了50年,法国空军和德国空军的Transall C-160已经被A400M“阿特拉斯”取代,亚洲国家空军也将用新机型取代Transall C-160。

  空客军用飞机公司(Airbus Military)的C-235和C-295受到了亚洲一些国家空军的欢迎,而澳大利亚则倾向于用C-27J来执行战术空运任务,原因在于C-27J可以使用的跑道类型要比C-130J“大力神”多。

  亚洲地区

  下面以国家名称字母为序对亚洲地区的战略空运能力作一综述,但不会对这些国家具备这种能力的意义作任何评价。

  澳大利亚皇家空军有12架C-130J“超级大力神”和6架C-17A“环球霸王Ⅲ”。澳大利亚已经表示要再购买2架C-17A,而且在谋求通过美国对外军售(FMS)的途径另外购买2架C-17A,因此其装备的C-17A可能会达到10架。

  中国空军的运输机机群不久后将由7架运-9中程运输机、14架前苏联时期的伊尔-76(中国最近可能又购买了10架)和上文提到的运-20重型运输机组成。据报道,运-20的载重量达C-17的80%,能够以0.75马赫的速度巡航。

  2013年1月份中国政府承认在开发运-20之后,中国国防部发言人杨宇军表示,“我们正在依靠自己的力量发展大型运输机,以提高空运能力,其目的是为了服务军队现代化建设,更好地完成抢险救灾、人道主义救援等紧急任务。”

  为加强自己的战略运输机机队(17架伊尔-76,5架C-130J“超级大力神”),印度从波音公司购买10架C-17“环球霸王Ⅲ”,这些飞机已在2014年年底完成交付。印度高级军官曾表示,有可能会再购买至少6架C-17。在2013年6月份首架C-17交付前,印度国防部长安东尼(Antony)表示,“(C-17)能够运送作战部队和装备,再加上停航时间短和配备现代化航空电子设备,使得C-17能够快速部署到关注地域上的任何位置。购买C-17将增强印度空军的战略空运能力。”

  日本有15架C-130H和30多架川崎重工生产的C-1战术运输机。C-1运输机正在被航程更远的C-2取代,首架C-2是在2014年交付的。在短距离跑道使用时,C-2载重量为26吨,在长2300米的跑道使用时,其载重量为34吨。C-2能够装载一部汽车起重机,或者一架UH-60J直升机,或者8个带有自动装卸装置的货盘。

  C-2配有战术飞行管理系统和夜视系统,可以用来执行军事任务,并且能够以0.8马赫的速度在国际航线上飞行,航程达3500海里,因此该机适合用来执行战略空运任务。通过空中加油,C-2的航程能够大幅增加。

  马来西亚皇家空军(RMAF)已经订购了4架A400M,用于执行战略和战术空运任务。最近,马来西亚皇家空军司令罗斯兰•本•萨阿德(Roslan Bin Saad)视察了空客公司位于西班牙塞维利亚(Seville)的总装线,马来西亚皇家空军的首架A400M新一代运输机正在这里生产,生产工作进展顺利。

  这架飞机的机载系统已在地面成功进行了测试。下一步的工作包括对燃料系统、通信系统和增压系统进行户外测试,而后为飞机安装引擎。安装引擎后,这架名为MSN22的飞机就要准备进行首飞了。这架飞机是马来西亚订购的4架A400M中的第一架,预定在2015年第一季度交付。

  巴基斯坦空军装备了一些老型号的C-130运输机,这些飞机升级了引擎并进行延寿。2009年,巴基斯坦接收了乌克兰空军的4架伊尔-78MP加油机,用于为F-16和自主研发的JF-17战斗机加油。这些加油机的加油油箱和吊舱可以移除,从而变成航速相对较快(0.69马赫)重型运输机,用来实施战略空运。

  作为亚洲区域力量之一,俄罗斯利用安东诺夫设计局的安-124“鲁斯兰”(北约代号“秃鹰”)来执行战略空运任务。安-124的头部和尾部都有运货坡道,并且配有机载货物装卸设备,因此无需机场设施就可以装货和卸货。安-124载重量非常大,可与美国空军的C-5运输机相提并论,能够空运多部主战坦克、装甲车和大小超过中型运输机装载尺寸的重型装备。

  总部设在夏威夷希卡姆空军基地(Hickam Air Force Base)的美国太平洋空军司令部(PACAF)提供“一体化空军远征能力来保卫本土、促进稳定、劝阻/慑止侵略并迅速击败敌人。该司令部的目标是利用美国空军的全部力量和空军士兵的技能促进亚太地区的和平和稳定。”

  美国太平洋空军司令部的战略运输机主要是C-5M,它们常驻特拉华州的多佛空军基地(Dover Air Force Base)和加利福尼亚州的特拉维斯空军基地(Travis Air Force Base)。按照目前的计划,德克萨斯州的韦斯托弗空军储备基地(Westover Air Reserve Base)和拉克兰空军基地(Lackland Air Force Base)在2018年之前也要配备C-5M。尽管C-5M每天都会在全球各地的行动中使用,但没有一架C-5M常驻亚洲。

  可能的战略空运任务

  尽管战略运输机通常用来为维和行动、友军训练、反海盗和其他任务运送人员和物资,但未来,他们最可能频繁用于人道主义援助和救灾。中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经常进行人道主义援助和救灾训练。其他亚洲国家的运输机也经常用来为本国和其他国家的救灾行动提供帮助,从而使战略和战术空运成为了一种强大的善意力量。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公司简介 | 服务项目 | 物流网络 | 运输线路 | 联系我们 | 客户留言 豫ICP备09072548号-3
             联系人:胡志强电话0371-67210750电话0371-68903998咨询13949090630  13283713386
  QQ:741030320 Email:zzjhky@126.com 网www.zzjhky.com
    营地址:郑州市二七区郑平路118号郑平货运市场 版权所有:郑州鑫航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